追忆往昔,偏执悲剧

欢迎大家来一起玩耍,一起开脑洞,一起开车哦。
PS:请勿转载,不接受撕和寄刀片,喜欢撒糖之后捅刀

彩虹(二)

这是第二篇哦
ooc有,勿上升真人
写的不好,欢迎指正
欢迎提供素材或者建议
请勿转出lof,请勿转出lof,请勿转出lof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柔光
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今天是个好日子,除了一个人。

1.今天是结婚前的最后一天,作为新郎的朋友,自然有义务要在最后一天让新郎/新娘在这一天玩的开心,更重要的是,结了婚,有些事就做不了了。于是乎,这对明天就要结婚的新人被自己的死党/闺蜜拉去疯了,还都找了借口,美名其曰是去做准备,但暗地里是变着法地狂欢——实际上,上述情况并未发生,因为只想与对方度过甜蜜的二人世界的二人,早已统一口径拒绝了。
半年前,
“诶呀,不用了,不就结个婚吗?”“什么叫不就结个婚吗,这句话可就不对了,这结婚是一件大事,我跟你讲,你哥我是过来人,这……”“停停停停,我知道了,哥,我听你的,我听你的啊……”
“听什么啊?我也想知道一下”听到二人在讲话,刚刚回来的新郎走了过去,含笑问到。“你,你回来啦,怎么今天这么早?”新娘一边问,一边对新郎使着眼色。
(怎么了?)(先把哥支走,一会儿)(好)二人默契地用眼色交流着。虽然在状况之外,但还是遵循自家老婆的命令,“哥啊,珂珂呢?”“珂珂在学校,我一会去接她。呀,5点半了,珂珂该放学了,我得走了,不然那个浪人又得说我了”“诶,您慢走啊,下次带孩子来玩啊”“好,明天再和你聊,哥先走了啊” 诶,总算走了,不然……呵呵,以玘哥的功力,估计得到7点以后才能结束了。
“怎么了,一脸高兴的?”“没事,你今天怎么早就回来了?”“今天的训练结束的早,也没什么事,就先回来了,玘哥和你说什么了?”“真想知道啊?”看着新娘笑的一脸玩味,此时的新郎回忆起了曾经的“记忆犹新” “……你不会是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吧?”刚说完,新郎就后悔了“诶,什么鬼点子啊?你想哪去了啊?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人吗?”“没有没有,我错了,我错了啊,你别生气”你生气了,今天就得睡沙发了,新郎心里这么想,嘴上还是哄着新娘的。
生气倒是真没有, 处了这么久,这种事情早就习惯了,话虽如此,还是要做做样子的。“错啦,错哪了?让朕听听”一听这口气,新郎就知道自家媳妇儿消气了,只是挨着面子不肯直说,既然媳妇想玩,那他这当老公的肯定要奉陪啊。新郎虚跪在地上,态度真诚的“道歉”着,“贱婢不该冒犯皇上,皇上聪颖机智,才识过人……”对于新郎的甜言蜜语,新娘还是很受用的,“皇上,您惩罚奴家吧,奴家唯命是从”新郎忽然说道,“真的啊?”“您~说~呢,奴家不是都说唯~命~是~从~了吗?”你,好样的,看着地上的正在认错的新郎,那勾人的眼神,新娘发现自己脑里的弦快断了。发现自家媳妇上钩了之后,新郎的心里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,“那,不如,我们现在就……呵呵,您觉得如何呢?”“不好吧”新娘的理智还在垂死挣扎。还在考虑是不是该严词拒绝的时候,被新郎给突袭了,嘣,断了。受不了新郎诱惑的新娘被新郎一步步带进了卧室,心里想着,春天总算来了。看到这一幕的新郎想,诶,看来他需要多多努力了,自家媳妇老是想一些不可能的事。正陶醉于幻想中的新娘忽然发现自己被摁在了床上,摁住自己的人正玩味的看着他,“皇上,让奴家来给你侍寝吧”新娘正想说好,忽然发现,不对,被骗了。可惜,新郎早已看穿了新娘,俯身道“才发现啊,晚咯”………
后文请各位自行脑补

2.“醒醒,醒醒,要起来准备了”
嗯,发生了什么?他不是和许昕在卧室吗?怎么会在这?
“别睡了,今天是许昕大婚的日子,你怎么还睡呢?”一旁的张继科催促到
嗯?许昕结婚?
哦,想起来了,今天是许昕结婚的日子,他还是伴郎呢
婚礼顺利地举行着。在双方宣誓的时候,方博就站在一旁看着,看着他们说愿意,看着他们交换戒指,然后亲吻。宾客中响起了掌声和起哄的声音,方博也在笑着鼓掌,高兴的像是真的。之后的宴席上洋溢着欢乐的氛围,国乓的队员们都一个劲的儿给许昕灌酒,许昕也是来者不拒,一旁的姚彦也是笑呵呵地看着,没有劝阻。大家好容易聚在一起,兴致来了,也不好冷了气氛。方博看着一直被大家灌酒的许昕,忽然觉得那柔软的橙光有些刺眼。
婚礼一直到了晚上10点,国乓的一干队员早已喝的不省人事,除了方博,难得没喝醉。“方博,帮我把许昕送到车上,我先去看看其他人”姚彦说完就走了,没有给方博机会推辞。看了看身边醉倒的许昕,得,不得不把人送过去了。
方博力气不算小,不过还是花了十分钟把许昕带到了停车场,从许昕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车门,“小心点,来,诶,小心点,小心点,先坐下来,诶,好,躺下,躺下舒服点。你也真是,不能喝就不喝,醉成这样,就不懂拒绝一下,不知道喝多了伤胃嘛……”喝醉的许昕笑嘻嘻地看着方博,也不说话,就看着他,看的方博心里发毛。“你干嘛看着我?别看了,怪吓人的”“没事,我就看看我媳妇嘛”方博顿时安静了,只剩下二人的呼吸声。过了一会,“媳妇,媳妇?别生气了啊,我知道错了,没有下次了啊,你别生气了,好不?”难得看到许昕服软的样子,方博有点想笑,“嗯,不生气,我不生你气了,啊”“嗯,不生气了,媳妇不生气了,媳妇不生气了,媳妇不……”声音慢慢小了,最后只有呼吸声,许昕,睡着了。方博静静地看着熟睡的许昕,用手轻轻地摩挲着许昕的黑发,软软的,很舒服。
在和姚彦道别之后,方博就看着姚彦开着车带走了许昕,带走了许心——暗许给了许昕的那颗,他的芳心。
婚礼举办的地方平常人不多,就因为今天的婚礼,才又有了点生气,离方博住的酒店也不算太远,想了想,还是决定走回去。他一个人走在安静的街上,此时快要到半夜12点,一阵风吹过,让方博觉得很冷,心里想着早知道就多穿点了,不过早上继科不是已经和他说最好多穿点了,诶,自己作的。
一边走着,一边回忆起了以前冷天和许昕一起出门的时候,总是会在出门前多带上一条围巾或者一副手套,怕他冷着。可现在,呵呵,方博摇了摇头,把注意力放在如何让自己稍微暖和点。
街上的路灯散发着柔和的橙黄光,一个人走在街上,身后的影子被拉离了,早已孤独的人并未在意,仍然缓慢地走着,走着,走尽这寂寥的街巷,伴着冷风柔光。

1是梦,2是现实
这篇是be,是我一开始就想好的,但并没有决定是昕博,后来决定的。1里面稍微带上了邱杀,就一点点,写的不好请见谅
我觉得这对的虐点太多了,就像是他们的cp名方心暗许,再加上想写写虐文,于是乎就出现了此文。
如果大家觉得我在写的时候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欢迎大家指正,当然,拒绝撕。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和我说,我尽量去改;你要是撕我,我也不管,只能对你说:说完了,请自觉像球一样圆润地离开。

@山有木兮 ,求太太指点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追忆往昔,偏执悲剧 | Powered by LOFTER